您好,歡迎來到精基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分享到第153個因果故事了哦,還沒有看過前面的152個因果故事的朋友,請關注“知因識果”。今天的故事,來自蓮友許傳忠師兄的分享,下文中的“我”指的是分享者許師兄本人。這件事發生在1971年11月29日,那天晚上,我睡在服務機關──東山高中的宿舍裏。睡到半夜,突然被隔壁傳來的一陣嘈雜的聲音吵醒了。我的隔壁就是護理室,所以毫無戒備地以爲,是住校學生在裏面有什麽事情吧。這麽想着,我便起身披上了衣服,打算走過去看看。借着走廊上昏黃的燈光,我看到了一個形迹可疑的陌生人正站在護理室門口(後來才知道他是在把風),便喝問道:“你在幹什麽?”我走過去,順手把門内的燈打開了,隻見另一個陌生人坐在沙發上,一看到我,立刻起身把燈關了,而原先站在門外的陌生人,當即從身上抽出抽出一把利刃向我刺來,被我躲過了。這時,裏面的人,也拔刀沖了出來,我想跑,可是已然太遲。就這樣,我被那兩個人左右挾持逼進了護理室裏。歹徒命令我坐在床上,然後他們将我兩隻手反綁,并蒙住了我的眼睛。當時,我的眼前一片黑暗,連一絲亮光也看不見了。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房間裏又出來一個人,想來翻東西将我吵醒的就是他了。三個歹徒。其中一個說:“我們是逃犯,需要用錢,你去辦公室把錢拿來!”他們以爲我說謊,就用刀尖抵住我背部,恐吓我道:“再不乖乖拿錢出來,就宰了你!”我尋思着,半夜三更的,呼救也無門哪,何況他們人多勢衆,我形隻影單,還被綁了雙手,怎麽都占不了上風,倒不如妥協,好漢不吃眼前虧。于是告訴他們:“在我睡的房間裏有錢,你們去拿吧!”歹徒們拿到錢後,其中一個卻說:“他已經看過我們的臉,如果不殺掉他,恐怕以後會有麻煩!”另一個馬上附和,接着三個人吱吱喳喳地讨論開了。我一聽,心想:這下完蛋了,劫了錢還要我的命!我的腦海裏瞬間湧現出許多的人和事來:我要是死了,放生會怎麽辦?好多事情還沒交代清楚……家人一定很傷心……警方也難以查出真兇……我豈不是死得很不明不白?後來,我突然靈光一閃:與其坐着等死,不如趁他們讨論的間隙,抓緊念佛,求佛接引,早生極樂。念頭一起,突然覺得自己又有了勇氣,于是趕緊默念“阿彌陀佛”聖号。念了一陣子,歹徒的讨論似乎已經結束,他們命令我趴在床上,然後耳邊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我當時以爲是磨刀聲,事後才知道他們是在割繩子)。我努力地維持着鎮靜,抓緊時間拚命地念佛。大約過了幾分鍾,歹徒将我雙腳都捆綁住,并用鐵絲固定在床後的鐵杆上,又拿破褲子罩住我的頭部,用布塞住我的嘴巴,用另一條布帶勒住我的脖子固定大战中俄混血完整版床前的鐵杆上,最後将兩條棉被蓋在我身上……忍耐着等了大約十分鍾的樣子,周圍似乎沒有動靜了,我估計歹徒們可能都走了。于是掙紮着挪動身體,好不容易才把蓋在身上的棉被抖到床下去,總算舒服了些。接着,我開始用舌頭使勁去頂塞在嘴裏的布,一把布頂出去,就開始大聲呼救。工友聞聲趕來爲我松了綁,我終于恢複了自由。俗話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在此事發生之前,我因接受信佛朋友的建議,組成了“慈眼放生會”,每月大家捐款,放生一次,曆時兩年。放生期間,救下瀕臨被宰之生物無數。也正因此,才讓我逃過了一劫——那三個惡徒本想将我殺死,最後卻放我一馬。我想,這就是放生功德的善報吧!從被挾持,到被解救,前前後後曆時三個半鍾,我經曆了“最漫長的一夜”,深切地體會到了被宰殺前的驚恐錯亂和無助



嚴格意義上說,金融科技在中國的發展時間已逾十年。伴随着大數據、區塊鏈、雲計算等技術的蓬勃發展,市場迎來持續壯大和裂變。公開數據顯示,2008年到2012年,中國每年新注冊金融科技公司以17%-45%的速度增長;2013年到2015年,這個數字的增長率超過100%。技術的浪花迅猛拍打着行業的兩岸,也讓洗牌加速到來,新金融行業也逐漸由野蠻生長走向細分垂直。“十年飲冰,難涼熱血”,對身處風口的互金平台而言,雖然成長的陣痛不可避免,但是因科技基因孕育而生,也終将在金融科技的引領下,步入發展的新階段。時至2019年,在監管常态化的背景下,新金融行業的科技格局日漸清晰。激濁揚清中,創業八年以來,優質新金融平台恒昌正發力于金融科技并逐漸探索出一條单交是什么意思之有效的新金融發展路徑。當人工智能的浪潮洶湧而來,金融也在其賦能下重構出新生态,人工智能推動着金融創新,提升其運營效率,同時也在推進商業模式的變革進程。金融科技在金融具體業務上的輻射與影響最爲立竿見影。光大證券發布研報指出,人工智能對金融行業改變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依托大數據、區塊鏈、雲計算等技術的應用,傳統金融機構實現了獲客渠道拓寬、風控建設提升、運營效率加快,金融産品和商業模式得到完善;新金融企業則是通過利用相關技術,打造金融平台及金融生态圈,拓寬獲客渠道,并通過爲客戶提供多元金融服務,增強客戶粘性。此外,金融業在數據搜集、控制成本、防範風險上的弱點,也伴随着技術的進步得到彌補與改善。以新金融企業恒昌爲例,一方面在人工智能的助力下,恒昌在精準獲客、風險控制及大規模團隊精細化管理等業務相關的各個環節上推陳出新,銳意進取,将科技的效用發揮到最大;另一方面,恒昌以人工智能和大數據兩項核心技術爲“扳手”,建立了一整套完善的智能風控體系。恒昌将風控的具體任務分解于業務的始終,從特征提取,驗證用戶身份,判斷個體信用水平、違約風險等各個細微環節上進行監控,爲投資者打造最安全的資金“防火牆”。科技和金融聯動效應的不斷發揮也賦予了金融行業無限的想象空間,然而金融科技的“雙刃劍”顯而易見,金融的屬性決定了金融的風險特征會較多地複制到金融科技上,使金融科技的發展受到必然的限制。這也就意味着,金融科技的自由也非無限的自由,金融科技健康發展離不開監管的約束。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黃益平在談到金融監管時指出,金融科技行業健康發展起來,需要三個方面:第一,數字技術要繼續進一步突破,以解決金融過去解決不了的問題;第二,必不可少的是要培養發展信用文化,風控和投資者适當性管理必不可少。第三,改善監管框架,實現監管和創新的統一。逐一來說,技術更新疊代迅速,行業通過新技術的驅動,不斷解決老難題、新問題是發展必然;伴随平台風控技術的提升,風控和投資者教育也将勢在必行;而在金融科技時代下,推進監管與市場的融合共進是一直以來的行業謎題。當監管對科技給予厚望時,金融科技也在爲行業健康有序發展增添新動能。科技在輔助監管、精準把握投資中的風險點、擴大監管的廣度和深度上不斷發力,監管規則和機制也伴随着科技的發展不斷完善。在恒昌看來,科技是新金融的安全之本,也是提升監管效率的利器,監管與科技的融合将是重塑金融監管的核心。爲此,恒昌潛心笃行,在金融技術創新方面持續投入大量資源,通過信息數據共享,協同助力科技監管,以己之力推動科技監管的落地



湖南省常德市石門縣地處湘鄂邊界,東望洞庭湖,南接桃花源,西鄰張家界,北連長江三峽,素有“湘西北門戶”之稱。縣域面積3970平方公裏,轄18個鄉鎮區、4個街道、4個農林場,總人口67萬。先後被評爲全國文明縣城、國家衛生縣城、國家級生态示範區、國家主體功能區建設試點示範縣、全國文化先進縣、中國柑橘之鄉、中國名茶之鄉。近年來,石門縣依托豐富的文化旅遊資源優勢,大力實施“旅遊活縣”戰略,将發展旅遊業作爲超威免费在线视频實現富民強縣的戰略之舉,在全縣域推行全域旅遊,以“旅遊+”促進一、二、三産業互動融合,有效提升了縣域經濟發展水平和實力,一個宜居宜業宜遊的旅遊勝地正在興起。【香港經濟導報訊】記者李銀明通訊員潘偉 報道:石門山水資源豐富,人文底蘊深厚,文化旅遊資源品類齊全、品位極高。按國家旅遊資源分類标準,石門占有全部主類和29個亞類,僅二級以上的旅遊資源點就有44處,其中,有世界級旅遊資源2處,國家級7處,省級24處,還有一大批優質旅遊資源處于嚴格保護的未開發狀态,資源利用潛力巨大。石門縣委、縣政府把全域旅遊創建作爲推動旅遊産業大發展、縣域經濟大振興的戰略抓手,凝聚全縣上下共識,齊心協力抓創建,已經形成了大規劃、大投入、大配套、大融合、大宣傳的全域旅遊大創建格局。2013年成功創成湖南省旅遊強縣,2016年入選國家首批全域旅遊示範縣創建單位,先後榮獲國際旅遊“艾裏缇斯”獎、“中國避暑養生休閑旅遊最佳目的地”、“中國最美綠色生态旅遊名縣”、“全國森林康養基地試點建設縣”等榮譽。石門位于北緯30°怪圈,地勢由西北向東南傾斜,境内山川林立、溝壑相間,海拔1000米以上高峰260多座,已發現相對高差800米以上的主幹峽谷7條,自然景觀瀑布近30處,寬度在2米左右的“一線天”絕境多達10餘處,在石門不僅可以感受登高望遠的豪邁,亦可以體驗峽谷探幽的惬意。生态環境十分優美,全縣森林覆蓋率達71.5%,境内壺瓶山是國家級示範自然保護區,主峰2098.7米,爲湖南屋脊,“壺瓶飛瀑”爲新潇湘八景,東山峰爲茶山花海、南方冰都、湖南最佳避暑勝地,被國内外專家學者譽爲“華中地區彌足珍貴的特種基因庫”“歐亞大陸同緯度物種譜系最完整的一塊寶地”,是全球200個重點生态區之一(中國僅9個), 最佳生态區和野生華南虎放養地,666平方公裏面積,區内空氣負氧離子含量高達每立方厘米10萬個以上,是自然天成的“生态綠谷”和“森林氧吧”。石門早在七千多年前就有先民定居,擁有湖南最早的古人類洞穴遺址、皂市殷商遺址等衆多古迹遺存。自南北朝置石門郡至今,已有1400多年曆史。境内夾山寺屬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宋代圓悟禅師在此悟出“茶禅一味”真谛,并著“禅門第一書”《碧岩錄》。據史料記載,夾山還是明末清初農民起義領袖李自成兵敗禅隐圓寂之所,現已成爲湖南省廉政警示教育基地。石門土家民俗文化底蘊深厚,在清代雍正朝改土歸流前是添平土司治下的中心區域,民族文化藝術遺存較爲豐富,留下了10類284項非物質文化遺産,至今還保留有過趕年、哭嫁、跳喪等土家族特色風俗。石門縣是革命老區縣,曾是湘鄂西、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的一部分,與湖南桑植、湖北鶴峰一起是紅二方面軍根據地的核心區域,是紅二、紅六軍團長征最初出發地,有8000多人當紅軍,誕生了2182名革命烈士。紅軍早期将領王爾琢、抗日名将鄭洞國、革命烈士毛主席親家陳振亞等均爲石門傑出代表。紅四軍參謀長黃鳌、紅軍師長賀錦齋在石門英勇犧牲。賀

網站地圖